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今天的故事,还要从一堆回忆说起…. 

“我记得非常清楚,有个护士很大声的对我说:Josh,你现在在ICU,你新冠检测是阳性,你体内现在有一根呼吸导管,你需要放松,呼吸,不然你会死的。”

“我出现了幻觉,感觉自己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往下坠落,我当时的想法是:啊,我要死了。一旦我落到地上会很痛的。”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我看到一个护士拿了一把圆锯,割下了我的手臂和双腿,然后这个圆锯从墙中穿过来,把我脸割成了两半。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新冠呈阳性,所以他们要杀了我。”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到了第二天,我已经准备要写一张纸条,让护士对我放弃治疗,我脑子极度困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出现了谵妄。”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以上的这些,

都是新冠重症幸存者们关于自己在ICU的记忆…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大多新冠重症患者都会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

在ICU里,医生会给这些病人上呼吸机。

而80%上了呼吸机的患者,都会有一种特殊的经历 —  ICU谵妄,这是一种幻觉,

甚至有些患者出院后,依然不能摆脱…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ICU总监Carla Sevin说:

“我们原先以为,让患者进入“诱导昏迷”是在帮他们,以为这样他们就不会记得ICU中不愉快的经历,但不幸的是,他们还是会有记忆,而且是虚假的记忆。

他们会接受真实世界的刺激,然后把它们转变成非常恐怖的幻觉。”

“那些幻觉非常真实”

“它们不像噩梦,而是记忆。”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被打了镇定剂后,并不是在睡觉,还是会有一定程度的意识。”

“你看患者的表情好像很安静,很平和,你以为他们在休息,在放松。但实际上,他们的大脑却在运作。”

“然而,虽然想要运作,大脑的细胞无法正常运转,它们没有得到足够的氧气、血压或营养,于是就开始出现各种差错。”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而ICU上呼吸机的过程,又是”酷刑”一般的经历,它会刺激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出现各种恐怖的幻觉…

“因为病情突然加重,病人被送进ICU,当他醒来时,会出现药物导致的意识模糊,困惑,他会发现自己喉咙里塞着导管,双手可能被绑着,身边的人,都不认识。”

“他们会感觉有人在虐待他们,绑架他们,他们会看到血从墙上流下来,长着动物头的人在身边走动,或者是一些没有脸的孩子从他们身边飘过。”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我们有个年轻的患者,他以为护士固定住他的手臂后,把蛇缠绕在他的手臂上。然后那些蛇在吸他的血。”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有些ICU病人,把他们从病床送去做磁共振时,他们会感觉自己被送进了烤箱。”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有的病人,护士要给他们换尿管,他们在幻觉的作用下,会感觉有人在性侵他们。这些幻觉记忆会给人留下心理创伤。”

“就算病人痊愈了,知道这些不是真的,但那些恐怖感还是非常真实。”

更糟糕的是,这些幻觉并不会随着病人的出院而突然消失…

“虽然在ICU时很难,但谵妄才是最难的。

当看到我老公出院时,我以为一切都好了,我们成功了,但我没想到,接下来还有谵妄。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有天晚上,我走进厕所,看到他坐在那里,用手指在数数,我不断问他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比如你在哪里,我们现在是在哪个州?他什么都回答不了。

我问了他的医生,是不是要给他吃精神方面的药。

医生说他没事,这是出现了谵妄。”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还有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出院后,会时不时突然焦虑,崩溃,情绪失控…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根据一项2016年的研究,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康复后,4个中有1个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症状,

这种PTSD的程度可能跟一些上过战场的士兵,或性侵受害者差不多。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新冠康复者Wayne Wells说:“出院后的第一天,我独自在房间里,惊恐症发作,全身是汗,感觉所有东西都在往下落,都一股脑向我砸过来。”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Amanda Grow从医院出来以后,出现了严重的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让我非常吃惊。因为出院后,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挺过去了,但却不断出现各种噩梦,我在梦里不停挣扎着想要醒过来,最后到了一种’我宁愿当初死了’的程度。”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新冠患者Vicki Judd康复了,但生活却无法回到从前:

“从情感角度来说,你无依无靠,我曾一个人度过了最难捱的四五个星期,孩子不在身边,没有亲人朋友支持,你动弹不得,你差点死掉,出院后,怎么可能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很多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会出现谵妄,

而新冠会让谵妄达到最高峰,因为新冠患者不光用了更多的药,病程也比其他病人要长,而且新冠的病人都很孤独,没有家人的陪伴,丧失了行动能力,这两个原本是最能减轻谵妄的因素。

“谵妄可能会成为患者长期最大的风险因素,一半左右的人失业,很多人的生活彻底被改变,被抛弃,被离婚,没办法赚钱。”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对ICU的幸存者来说,活下来,跟找回自己的生活是两回事。”

“我们都以为病人痊愈后,生活就会回到常轨。但不是这样的,你人生的一个章节变化后,你接下来的章节都会跟着改变。”

“现在新冠病人痊愈离开医院时,医护人员会站在两边为他们鼓掌,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但当这一切过去后,当新冠不再登上每天的新闻头条,当人们不再鼓掌后,如果没有人提供必要帮助,也许我们会看到一些新冠幸存者生活的非常艰难痛苦。”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

饮罪千觞:国内有这方面的报道嘛?感觉是个值得研究的方向

月越光歌:我记得有看到过会有脑损伤,还会失忆的报道

Bessie猫猫:这就是欧美政客嘴中的“得一次就没事儿了集体有抗体就安全了

阿甲甲甲面:小时候每次发高烧40度以上都会有墙壁砸下来的幻觉。。。

瑞博格兰特:有,我妈那次病危后来康复就和我说看到进入一个走廊,周围都是人影看着他,各种扭曲的人。我当时还小影像特别深。

-热带气泡水:我爸同事进了ICU,转出来的时候,他说如果下次病情又严重了,坚决不进ICU了,太恐怖了。

微信里 扫一扫
“感觉自己脸被锯成两半…” 当他们在ICU里成功战胜新冠,却陷入一场幻觉…
本文由【芝加哥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英国那些事儿,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