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芝加哥防疫一线护士:我们会哭,但不愿放弃

医护人员将又一名新冠肺炎危重患者送入急诊室,芝加哥护士辛西娅•里默(Cynthia Riemer)顿时感到自己肾上腺素分泌加快。

据美联社报道,她说:“当时我的心跳就开始加速,会思考‘我们能够多快、多安全地给他们插管?’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患者可能会在接下来的5到10分钟内就停止呼吸。我一直在不停地思考‘我下一步需要做什么?我们需要支援吗?’因为病房里的人越多,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其他工作人员都站在玻璃门外待命,如果我们有需要就会和他们讲。”

2020年3月31日,急诊室护士辛西娅·里默(Cynthia Riemer)戴着焊工面罩和医院提供的其他防护用具。 (图片来源:美联社)

现在护士的防护装备有:医院提供的黄色防护服、脚套和N95口罩,还有家庭装饰品与建材的零售商家得宝(Home Depot)提供的焊工面罩,里默说这是“现在拥有的能够保护我们的物品”。

里默今年41岁,比上周死于新冠肺炎的那位新奥尔良市(New Orleans)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要年轻几岁。她和其他人作为护士现在是减轻痛苦、拯救生命的关键,但随着供应短缺、指导方针不断变化以及对疫情的研究不断发展,现在有人会抱怨:“我的工作难道是英雄么?”

巴尔的摩(Baltimore)的一位护士同时也是有着年幼孩子的父亲,他表示,在阅读了一份科学报告后,他开始考虑辞职。因为该报告称,病毒不仅可能以飞沫的形式传播,而且还可能以气溶胶颗粒传播。他很担心目前的口罩短缺情况以及糟糕的危机管理计划。

这位要求匿名的护士说:“没有人想去上班,我们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赌博,几乎没有人决定从事这份工作时是想成为英雄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护理与生物伦理学(nursing and bioethics)教授辛达•拉什顿(Cynda Rushton)表示,每天护士们都在面临新的难题,而他们还需要决定自己能够承受多少自我牺牲。

2月28日,一位护士在论坛上发帖写道:“噩梦是真的,它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家门。”在疫情消退后,这些帖子将被收集并发表在一份报告中。这个报告已经有了标题——“勿蹈覆辙”。

数周来,因为个人防护设备、包括N95口罩严重短缺,美国各地的医院和诊所一直在努力维持生计。比如口罩一般来说都是一次性的,但现在护士和医生都被要求清洗和重复利用口罩,有些人一周只能使用一个口罩。

38岁的安伯•韦伯(Amber Weber)说:“我很矛盾。”她是科罗拉多州麦岭市(Wheat Ridge)路德会医疗中心(Lutheran Medical Center)的一名分娩护士,已经为肺炎患者激增接受了交叉培训。韦伯说:“不止一位家人劝我辞职,说这不值得。”但她的职业价值观胜出了。

她说:“我进入护理行业,不能在病人最无助的时候抛弃他们,也不能在危急时刻抛弃医院里的其他医护人员。”

在巴尔的摩,38岁的护士凯瑟琳•比利普(Katharine Billipp)负责的病人是那些贫穷且病重、只能居住在庇护所、营地或废弃建筑中的游民。

两周前,她的丈夫开始发烧、干咳,是典型的新冠肺炎的症状。她一直待在家里等待丈夫一次又一次的检查结果,但是她的丈夫在近两周内都没有恢复到阴性,这让她感到自己“非常无用”。

现在,比利普又回到了为游民提供医疗保健的工作岗位上,她一个外科口罩要用一周,她只有在喝咖啡时才会摘下它。

她说:“重复使用口罩是个隐患,这就像是一个培养皿,能够在一天中收集空气中的任何微粒。不过,一周一个口罩总比没有口罩好。”

里默所在的伊利诺伊大学医院(University of Illinois Hospital)批准了伊利诺伊州护士协会(Illinois Nurses Association)要求的危险津贴。

安全起见,里默和她的丈夫在家中一直保持6英尺的距离,但是她说:“你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放弃不是一个选项。”在闲暇时,里默还会为同事缝制布口罩。

她谈到她的同事时说:“我们当然会哭,也会生气和沮丧,但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放弃。”

本文由【芝加哥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侨报网,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