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助商家(廣告位:+1678-685-8086)

楊子:川普是你和我的總統嗎?

作者:楊子,原名楊貴葆
教育心理學博士
愛莫瑞大學終身教授
前愛莫瑞大學牛津學院
體育健康舞蹈系主任
中國詩歌學會理事
中國武術六段
日本空手道黑帶三段

庚子年,真非常年也。連連的天災,人禍,瘟疫,加上人心的分裂,感覺好像我們都處在一個動蕩不安,大變動的前夕,前途看起來迷茫未卜。

先來看看美國大選的選情,這也是中國和美國大多數華人目前最關心的問題。儘管川普之前的很多刺激經濟的政策我挺喜歡,但我個人觀點認為他已經不適合繼續當下一屆總統 。因為我認為他如果繼續執政,美國將會越來越分裂。坦率的說我來美國33年,第一次感覺到美國呈現出亂相,而且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的亂過。

AFP PHOTO/Eduardo Munoz Alvarez (Getty Images)

混亂的美國、分裂的美國

今年不但有黑命貴運動和其中極左和犯罪分子引起暴亂,還有川普的粉絲,極右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推波助瀾,雙方都在表演,兩者之間不可調和。坦率的說,和平抗議是每個美國公民的權利,我想大多數就是有不同看法和意見也會尊重你的權利。但由於抗議而引起暴亂而不譴責不制止就是對犯罪的縱容。實際上就是這些極左還是極右的人才是美國亂相的真正根源。我們多數的華人都對黑命貴造成的暴亂極其反感,很多人也因此站著川普一邊,認為川總才是法治和社會安定的代表。那我問你一句,你對川總支持的白人至上主義怎麼看?我和這些朋友的觀點恰恰相反。從川爺這近四年的表現來看,我個人認為他是一個極右的種族主義者。他和拜登兩次辯論之後 ,我就更加肯定了我的這個看法。尤其是回頭看看他這一、兩年的政策,你能夠看到,他敵視外族移民,敵視留學生,更別說大部分來自南美非法移民了。表面上看,他自稱在保護美國的國土和邊界安全,深一層去看可以看出他不歡迎除了白人以外的任何其他種族。 他公開宣稱他不歡迎穆斯林,不歡迎從窮國來的人。雖然他沒有公開宣稱他不歡迎華人,但從他對華人移民和留學生的政策,他的潛台詞就是不歡迎。他自稱他是虔誠的基督徒,但我不相信。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會強行的把四千多個孩子跟父母分開?我相信一個真正相信上帝的人是干不出來這種事情的。

說實話同大多數的華人一樣,我也特別討厭黑命貴運動造成的暴亂。但美國那麼多地方暴亂了這麼長時間,這麼多次,其中兩個原因就是極左的民主黨的推波助瀾,還有極右的川總統的火上澆油。作為一個美國總統,在種族動亂時,不但需要強調法治和社會秩序,保護公民的生命財產。也更需要是理性的讓步,妥協,聽取不同的需求和意見,開闢對話通道。看看我們川總統在動亂的表現,他不僅不安撫,還關閉對話通道,只是一味的執行他強硬的政策,從而造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多,最長時間的抗議和暴亂!

作為總統,他不知道什麼是安撫、妥協、調和,而是火上澆油,挑動群眾斗群眾。看看川普在威斯康星州,群眾喊口號要把民主黨州長關起來,他跟著一起喊。這個女州長前些天差點被十三個白人至上主義者綁架了!而綁架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響應川普總統的號召,推翻民主黨執政的州政府。還有一個海軍陸戰隊的白人大兵,公開宣稱響應川總統號召,要殺掉中國黃鬼 Chink。

我個人認為選他絕對會繼續引起美國社會的動蕩不安,因為美國的種族之間的矛盾很難調和,尤其是黑人和白人之間。作為美國的總統就應該,和必須是各個種族之間矛盾的調和人。縱觀川總執政這幾年在這方面的政策和行為,好像他從不會主動去調和種族矛盾,或者根本不願意,不屑去調和。不但不去調和,而且是推波助瀾,火上澆油、加深分裂。他的行為表示,他只想當白人和極右派的總統。我斷定如果他當選,只要有機會,黑命貴運動就一定會越來越鬧騰,美國也會因此越來越分裂。

回到了歧視華人時代的美國

我們華人自己覺得自己是模範少數族裔。在和平時期,沒有人給華人任何的少數族裔的優惠。而美國一旦動蕩起來,華人弱小的政治力量很難起到作用和改變什麼。那你就像是別人砧板上的肉,無論那個種族都隨便拿捏你。看看川普最近,叫 COVID-19 病毒是「中國病毒」、「功夫病毒」,你不管怎麼反對他照樣叫。但是,作為總統,他的言論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而他的這些言論和行為正在傷害我們華人。很多人的孩子在學校和工作單位已經感覺到了這種歧視,而且這種歧視會在川普的治理下越演越烈!再看看微信的問題,我們華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用微信這個平台,他卻以微信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為由,非要把它封了。而我們一批挺川的朋友還在充分利用微信平台給他造勢,不知他知道了會怎麼想?我想他絕不會因為你用微信支持他而不封微信。微信對華人的重要性他的幕僚應該告訴過他,他很清楚。但他也許他根本就不在乎華人這點可憐的選票,也不會在乎你們華人對他的看法。

說實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別人選誰跟你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如果是朋友,更不應該在乎人家是民主黨,共和黨。在美國這種民主大環境下,除了極右或極左,大多數都是中間偏左或偏右的人。我就是因為奧巴馬的一些極左政策後來偏右支持共和黨。應該說大多數人都是在正態分布的中間。但我們目前有一批華人,因為支持川普,不遺餘力的妖魔化左派,好像你不支持川普就是腦殘,就是支持黑命貴暴亂打砸搶。捫心自問,這種非黑即白的言論是不是太極端了?不客氣的說,發表這種極端言論的人不是居心不良,就是沒有真正理解美國民主的真髓。美國民主的真正意義是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意願的權利。人民擁有平等參與公共政策的參與權,民主的基石包括集會及言論自由、通訊自由、平等、公民權、選舉權、生命權。把同你不同看法的人當作敵人,極像是極右川爺的腔調, 按照他的看法,左派的民主黨就沒有一個好人。說實話我的很多朋友都支持川普,我從來都很尊重他們的選擇,也基本不發表任何言論試圖去改變別人。最終是你自己的選擇,不管什麼選擇都可以,選對選錯自己高興明白就好。

剛剛一個朋友說起了一件事情,說他在今天在美國亞特蘭大的華人專業人士群里看到以下這樣一段轉發的簡訊:

「我是一個做工程生意的。想說幾句關於總統選舉的話。我日常打交道的幾乎都是白人男性,工程師一類,也大多是支持 Trump 的。說實話,這幾年工程生意日子不錯。但是作為華人,我的感覺卻是越來越差。只要是個會,不管是政府開的還是例行會,不出三句話,反華的言論就會出來。雖說不是沖著誰,但是對於思想狹隘的人,我這張臉就是中國。最近傑城政府做了一個針對少數族裔生意的不平等調查。結果表明在工程項目中亞裔生意有明顯的 disparity。大家都知道,公司里最好的工程師往往是亞裔,如此的差異,只要四個字可以解釋:殃及池魚!我的一個孩子在上大學。最近一次在開學校 Zoom 會議的時候,忽然有人插進來大喊『中國人滾出美國去』。儘管我的孩子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仍是驚恐不安了好一陣。在這一個大選的關鍵時刻,如果你對兩名總統候選人都不滿意,兩惡取其輕,請你為 Biden 投票!如果你欣賞 Trump,也請你考慮為 Biden 投票,因為 Trump 的反華立場,即使只是說說而已,會很快的波及到我們這些華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我們大多是兩手空空的來美國發展的。能有今天是出於勤勞智慧和這個國家對移民的相融相吸。如果沒有了大環境,就沒有了我們的今天,沒有了立足之地。所以,我希望大家為了我們自己,更為了下一代在美國的生活和發展,投 Biden 一票!我不會去和誰爭論辯解孰是孰非。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僅供參考」。

我也有兩個親身經歷,第一個是剛剛發生的。這個月初去女兒家,回來時從新墨西哥阿爾伯克基上飛機後,一個光頭白人排在我身後,當我把手提箱往行李廂放的時候,他故意靠近我,不知什麼意思,眼光里充滿了仇視,我放好了一個箱子,放另外一個之前跟他對視了一會,他最終退後一步,我才把箱子放上去。他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我能感覺得到他對我的敵意,沒有其它任何原因,可能就因為我是他們眼裡的 Chink。

還有一次是發生在二十幾年前,博士畢業後找工作,去田納西傑克遜一個大學面試。故事發生在面試後回佛羅里達的路上。當時我們一家四口開到阿拉巴馬州,路上兒子和女兒餓了,我開車開始尋找快餐店路旁的廣告牌子。開了好久,好不容易看到一個麥當勞的牌子,想都沒想,就從出口下了公路。當時記得是在阿拉巴馬州的一條快速路上行駛,路是半封閉,隔一段就會有交叉口紅綠燈。沒想到從出口下來後麥當勞不在路邊,只好沿著指示牌往一條小路裡面開,好像開了至少三英里才進入一個小鎮,小鎮很漂亮乾淨,古色古香的建築和教堂。也看到小鎮路旁的的麥當勞。停好車,帶著孩子就衝進了餐店大門。進門以後突然發現很安靜,抬頭一看有很多白人,男女老少,個人或者家庭,他們都在看著我們,有各種眼光,驚奇,鄙視,探視,漠然冷淡。有兩人竟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面容冷漠的用眼睛盯著我們,感覺像是在看動物園的動物。我和夫人都傻了,兒子小倒是不知怎麼回事兒,繼續嚷著要食物,女兒覺得奇怪轉過頭看著我們用眼光詢問。我冷靜下來,對夫人說,你帶孩子先去洗手間,我來點餐。她帶著孩子離開,我裝作若無其事,直接走到櫃檯點了外賣,拿到車上,迅即離開了這個讓人壓抑的地方。幾十年以後還會時常想起這件事情,尤其去高速公路邊上的麥當勞,印象極其深刻。


網路配圖

有個以個人意志為中心的總統的美國

不客氣的說,黑命貴運動是左派和政府的較量,督促司法改革。打砸搶是極左和犯罪份子藉此鬧事。 目前看來,傷害我們華人的犯罪大多是圖財不害命,當然也有少數特例。但極右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一旦抬頭,對華人的侵犯可能會要你的命,這兩者之間有著根本的區別

就疫情這件事情上,我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川普說美國控制住了。武漢封閉以後,從中國飛回美國三萬人,到美國機場,根本沒有人管,問都不問就放行。封閉有什麼用?這三萬從中國來的人、加上歐洲旅遊回來的人,裡面有多少帶病毒者根本不知道,不爆發疫情才怪。當時川總如果一開始就重視和控制從疫區回來的外來人,疫情不會到今天這一步,在這方面,他真的是作繭自縛。

還有一件事我特別想不通。我們川總不但不相信科學,還把戴口罩政治化,妖魔化。很多傻的可愛的他的粉絲還真的特別相信他,去他的競選活動都不戴口罩,到處傳播病毒。記者訪問他們為什麼不戴口罩,他們同川總一個腔調。他的下屬 CDC 主任一再告訴公眾戴口罩的重要性,他完全不聽。作為美國總統,就這麼一個簡單的事情都要把它複雜化,只能說他就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什麼,科學,專家,對他來說只是有用就用,不想用時就把你一把摔開。就像他對待 NIH 富奇博士,不可思議。

我沒有參加任何政黨。但我認為川普不代表真正的共和黨保守主義,很多共和黨資深人士都這樣認為。我定義他代表的是以川普為中心的主義和理念,強調對他絕對忠誠。他的內閣不允許有不同的意見,否則你就走人。看看這幾年他的內閣走馬燈的換人,你就知道他是多麼的以自我為中心。

美國因為奧巴馬政府後期極左政策泛濫,因此誕生了川普這樣的總統。美國民主需要有他這樣的人來刺激一下。 但我個人認為他作的過分了,也可能這就是他極右的本來面目。如果他沒有把疫情搞砸,如果他抑制譴責白人至上主義,不拉仇恨,開展對話,我想很多人都會選他。可他有自己的一套,就是他要以他的個人意志為轉移,以自我為中心。所有人,所有事都必須圍繞這些開展。我可以斷定,如果美國不是一個民主制度國家,他一定是一個獨裁者!他已經不適合當美國的總統

有很多朋友選他因為他們認為他經濟搞得好。實際上懂一點經濟發展的人都應該明白,經濟本身是有自己的周期和發展規律的。總統制定的政策會刺激經濟發展,但並不能決定經濟的發展好壞。再者經濟搞得再好,遇到疫情不會處理造成今天泛濫成災的局面,自己把自己搞垮了。我來美國33年,遇到經濟最壞的時候都是共和黨執政的時代。川總這兩三年好不容易挽回了共和黨的一些面子,但由於不會控制疫情又砸了鍋。回想歷史,希特勒當年也把德國的經濟確實搞上去了,但由於他的極右法西斯主義,最終給全世界人民帶來了災難。

還有一點就是川普是一個到處拉仇恨的總統,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好總統?可愛他的人愛的死去活來,但是恨他的人也是恨之入骨,這是什麼總統?川普也有可能只想、只願意做支持他、愛他的人們的總統。所以只要是民主黨州長的州,他會不斷的指責,不管這些州幹什麼都不合他的胃口。更不可思議的是,他還公開號召他的極右粉絲去推翻這些州政府。幸好美國司法獨立,美國政府聯邦調查局 FBI 也是相對獨立的系統,才能夠及時制止了這些極右白人至上組織的陰謀,否則有兩個州的州長都要被幹掉!

對立的美國能回歸到妥協的美國嗎?

還有感覺現在的沒有那個媒體比較客觀,他們在政治上都有傾向性,而且反川的比較多。最典型的是兩大對立媒體 CNN 和 FOX NEWS 。我時常兩個都會看看比較一下。覺得他們的新聞全都不客觀。一個愛川,一個恨川。但我覺得我們主要還是看我們的川爺這幾年做過什麼,他正在做什麼,和準備做什麼。至於現在很多川粉的文章,很多人以拜登兒子的事情攻擊拜登,把拜登妖魔化,對這些我不予置評。但我只相信一點,拜登如果真的犯了罪,川普的司法部長早就把他搞掉了,還能等到大選最後關頭?川普最近還在指責他的司法部長沒有把拜登搞倒。我最近研究了一下拜登的四十七年的歷史和政治生涯,他不是川粉妖魔化的壞人。試問他一個已經退休的老人圖什麼?他就是因為川普的極右傾向而出來競選。有百分之55以上美國人相信他的人品。而看看我們川爺,民調認為他是歷史上被評論最差的總統。當然挺川的人絕對不會相信這些民調,他們大多還在期待著像2016年一樣的十月驚奇。我真心的祝你們好運!

我只想說,拜登沒有挺川的人說的那麼不堪,而川爺也沒有你們美化的那麼好。有人說川爺對華人友好,我絞盡腦汁,想了再想卻怎麼都不能找出他做的那一件事證明他對我們華人友好?我目前看到的都是他滿嘴的「中國病毒」、「功夫病毒」,封微信,限制中國留學生,沒有一件事情看出是對我們華人友好。試問大多數的中國留學生那裡得罪你了?公開歧視限制的政策不但給我們這些求學的學生和家庭造成了種種困難,也給我們所有的大學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經濟上的損失。這些損失包括給我們降工資。

我們亞城華人挺川的朋友大都旗幟鮮明、不遺餘力的造勢支持。支持拜登的人也有一些人公開自己的觀點。文章也是,看到反拜登民主黨的文章很多,我的很多微信群里都有。仔細研究了這些文章的來源,基本都是從國內論壇公眾號來的。這些文章極力美化川普,醜化拜登。其實大都是別有用心,博人眼球,請求打賞,不值一提。可笑的是川普要封微信,而我們華人支持川普的朋友充分利用了這個平台為他助選。

從管理的角度來看,川普是商人CEO。我也接觸過幾個CEO。我個人感覺這些CEO的共同點是他們大都是以他們自己為中心。他們都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哲學,目標明確,但經常變化調整,說變就變,說干就干,說走就走。他們的下屬必須同他們的目標一致,順應他們的變化、為他們服務,他們執行力較強。很多私人公司都基本上是這種模式。但作為一個總統,治理一個國家,我個人認為不能用這種管理公司的模式。尤其在美國這種三權鼎立,相互制衡的民主制度下。民主制度的總統要有寬闊的胸襟,能團結所有人,讓步妥協,給對立黨表達意願的機會,才能統一協調治理好國家。而不是像川普,到處攻擊不同政見的人,心眼極小。他就像是一個罵街的老太太,你們都見過,我也就不必一一舉例。或許可能他的有些政策是對的,但因為他以自我為中心,不接受任何其他人的意見,卻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共和黨失去眾院中期選舉跟他有直接關係。以至於後來他被眾院彈劾,都是同他偏執的思想和性格有關。

在美國的民主政體下,無論極左陣營還是極右陣營都會永遠存在。但需要在民主法制下制定政策和法律限制,壓制這種極端主義的泛濫。我認為美國現在面臨最重要的現實是兩點,一是控制疫情,二是調和種族矛盾,壓制極左或極右思潮。只有這樣,美國社會才會恢復和正常化。 美國現在需要選一個總統來干這些事情,而我認為拜登目前不是最理想的,但卻是最好的候選人。我斷定如果川普當選,極左和極右思潮都會繼續泛濫。原因很簡單,因為以川普為代表的極右不會妥協,極左也不會退讓,美國只能越來越亂

我個人覺得目前拜登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當選。我也不會因為他的當選而那麼興奮,只是會舒一口氣,慶幸多數美國人民的選擇。美國民主選舉每過四年或八年就會矯枉過正,讓美國人民在民主的道路上永遠不偏離大方向。如果川普當選,幻想他會吸取教訓,對右傾有所克制,真正走共和黨保守主義的路,而不是極右。我估計對川普這樣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好像不太可能。讓我們拭目以待吧,讓我們相信美國人民的選擇沒有錯!如果錯了,就讓他亂一陣子吧,最多再等四年,看你川普走不走

微信里 掃一掃
楊子:川普是你和我的總統嗎?
本文由【芝加哥生活網】獨家約稿、原創。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否則追究法律責任。免責聲明: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立場。部分圖片取自網路,版權屬於原作者。

相關商家(廣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還喜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